奉节墨溪河上女河长:“搬”掉8家非法采砂场

  • 发布时间:2018-08-02 15:56:23

  • 来源:admin

  前几天,奉节县鹤峰乡乡长陈洪林刚出差回来,便听说有个原采砂场老板开着挖掘机上山采石,她立刻上山把人给带了回来。这一次,她发火了:“你再敢上山下河采上哪怕一块石头,我拼着乡长不当了,也要跟你干到底!”

  鹤峰乡位于奉节县南部、长江南岸,距县城17公里,是三峡移民搬迁乡。境内墨溪河是长江二级支流,最后3公里流经鹤峰乡,并在鹤峰乡境内汇入九盘河,再流入长江。三峡工程蓄水后,长江水回流,墨溪河水也随着三峡水库调蓄而上涨下降,成为独特的一景。然而,有人却利用这份独特从事非法行当,他们在枯水期滥挖河道、疯狂采砂,在丰水期昼夜施工加工砂石,原本美丽的墨溪河被这些常年盘踞在河岸的“毒瘤”挖得满目疮痍。

  自河长制推行以来,为保护长江一江碧水、两岸青山,奉节县出重拳打击非法采砂违法行为,共取缔19个非法采砂场,其中就有8个位于墨溪河鹤峰乡段。

  那是2016年春节前,她在奉节生活网论坛上看到这样一张照片:一名农妇背着一挑脐橙,涉水过河到对岸出售。当时正是一年中最冷的季节,浑浊的河水漫过了农妇腰部,农妇在河水中进退两难。发帖者这样写道:鹤峰乡墨溪河河道被采砂场挖深了,果农过河卖脐橙差点被冲走!

  照片里,农妇冻得发紫的嘴唇和满是恐惧的眼神给陈洪林留下了很深的印象,她心里不是滋味。

  2016年10月,陈洪林从康乐镇调至鹤峰乡任乡长。上任第一天,她便去了墨溪河边。

  “满目疮痍!”陈洪林这样向重庆日报记者描述当时看到的情景:3公里河道范围内,密密麻麻地排列着大小8个采砂场,平均三四百米就有一个。采砂者从河道中挖出碎石后,就在河里用碎石机打磨、清洗。当地老百姓对非法采砂深恶痛绝,村民告诉她,由于常年采挖,常年洗砂,墨溪河水一年四季都浑浊不堪,空气中粉尘弥漫,靠河居住的村民常年不敢开门窗。常年采砂还破坏了原本平坦的河道,河道中暗藏“鸿沟”,曾经有村民过河时一脚踩空,被水冲走。

  通过打听,陈洪林还找到了照片中的农妇——鹤峰乡观斗村四组贫困户黄贵英。黄贵英告诉她,自家种了十多亩脐橙,原指望着通过脐橙脱贫增收。没想到这些年河道被采砂场挖宽了,靠河的四五亩脐橙也因河水上涨被冲走,被挖深的河道还“拦”住了往年涉河收脐橙的水果贩子,果农们不得不冒险涉水过河自己想办法卖脐橙。

  从黄贵英家回来后,陈洪林沉思了一整晚,最后下定了决心:不管有多难,也要改变墨溪河满目疮痍的现状!

  陈洪林挨个调查了8家采砂场的情况,发现其中仅有4家能提供采砂许可证和石料加工证,但均已过期。也就是说,8家采砂场都是非法采砂场。

  为什么不查处?重庆日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能够在此多年经营非法采砂场的人,都被当地村民称为“砂霸”,其背后的利益关系盘根错节。

  “不是不想管,而是管不了。”有执法人员告诉重庆日报记者,“前脚出门(查处),后脚就有人透风。等我们到了现场,机器关了,人跑了,除了一河浑水外什么都查不到。

  别人都办不到的事,自己一个初来乍到的女干部,该怎么管?陈洪林决定“各个击破”。她和乡干部一起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摸排情况,“先摸清每个企业的藤藤瓜瓜,才晓得从哪儿入手!”

  摸排情况这几个月里,乡里的宣传车每天都开到场镇用大喇叭宣传。宣传内容就三点:第一,全乡都是砂石禁采区;第二,现有的采砂场全都要取缔;第三,群众举报非法采砂,重奖5000—10000元。

  2017年初,我市全面推行河长制,陈洪林也成为鹤峰乡乡级河长。结合河长制的实施,奉节县严厉打击河道非法采砂行为,陈洪林关闭非法采砂场的底气更足了。

  在几个月时间里,陈洪林摸清了8家采砂场的具体情况。每家采砂场的老板是谁,有哪些人入股,有没有手续,有哪些手续,砂石是怎么运出去的,销往哪些地方,对周边环境和老百姓生活的影响……都摸得一清二楚。随后,鹤峰乡向这8家采砂场下发了《关于责令停止非法采(洗)砂行为、限期拆除非法采(洗)砂设备的通知》,责令其限期拆除非法建设的砂场,恢复河道原状。

  要“掐”断别人的财路并不容易。一家非法采砂场一年收入少则百万元,多则千万元,拆除大型机械也要损失上百万元。一开始,有人阳奉阴违,白天象征性地拆几根皮带,晚上便重新装好重新采砂。陈洪林便带着乡干部,不分白天黑夜地守在工地,亲眼看着采砂场大型机械拆除、运走,再第一时间叫来人进行场平,在恢复河岸原貌、保障河道行洪安全的同时,彻底断绝非法采砂场的后路。

  还有人利用盘根错节的关系网向她打招呼,她这样回复对方:“合法的事你找我(帮忙),能帮我就一定帮!如果是非法的事情,你最好不要开口,免得伤了和气!”

  川牛采石场是当地最大的一家采石场,占地约8亩,年产值1200万元。2017年3月,陈洪林带着工作人员上门要求其拆除设备。这时,来了6辆小车,车上下来20多个年轻男子,叫嚣着“不还钱,不准拆”,将她们团团围住。陈洪林在事先的摸排中,知道采石场老板通过民间借贷借了不少钱购买设备,这些人应该与民间借贷有关。她并没有慌张,而是第一时间通知了当地派出所。

  见她不怕,领头那人阴恻恻地走过来,撂下一句狠话:“陈乡长,你这么拼命,以后我们哪儿看到哪儿发财(当地俗语,有威胁之意)!”陈洪林直视对方的眼睛:“你有招只管使出来,自古邪不压正,我就要和你斗到底!”一番正义凛然的话语竟然逼得对方后退了两步。

  在陈洪林和同事们的共同努力下,鹤峰乡8家采砂场在短短几个月内全部关闭,其机具设备、建(构)筑物全部拆除。见复产无望,一部分采砂场主开始流转土地,发展脐橙,也有人通过招投标来取得合法的采砂资质。常年因采石洗砂而浑浊的墨溪河水又变得清澈了。

  近日,重庆日报记者在墨溪河岸采访时,看见黄贵英正为脐橙疏果、剪枝,深绿的果树叶片间,脐橙已长到了鹌鹑蛋大小。黄贵英告诉重庆日报记者,拆了采砂场后,河道平整了许多,再过几年说不定就能恢复原样了,果农们就再也不用大冬天涉水过河卖脐橙了。

  【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】重庆奉节墨溪河上女河长:“搬”掉8家非法采砂场

  渝北盘溪河社区开展“节约养德 向我看齐”志愿服务宣传活动

  全市分级分段河长17000多名 近期将开展《重庆市河道管理条例》执法检查

  重庆市人大常委会聚焦河道管理开展执法检查 四河段非法采砂被点名

  重庆市河道站开展“学基层水利实干家,做河道生态捍卫者”专题教育学习活动

  前几天,奉节县鹤峰乡乡长陈洪林刚出差回来,便听说有个原采砂场老板开着挖掘机上山采石,她立刻上山把人给带了回来。这一次,她发火了:“你再敢上山下河采上哪怕一块石头,我拼着乡长不当了,也要跟你干到底!”

  鹤峰乡位于奉节县南部、长江南岸,距县城17公里,是三峡移民搬迁乡。境内墨溪河是长江二级支流,最后3公里流经鹤峰乡,并在鹤峰乡境内汇入九盘河,再流入长江。三峡工程蓄水后,长江水回流,墨溪河水也随着三峡水库调蓄而上涨下降,成为独特的一景。然而,有人却利用这份独特从事非法行当,他们在枯水期滥挖河道、疯狂采砂,在丰水期昼夜施工加工砂石,原本美丽的墨溪河被这些常年盘踞在河岸的“毒瘤”挖得满目疮痍。

  自河长制推行以来,为保护长江一江碧水、两岸青山,奉节县出重拳打击非法采砂违法行为,共取缔19个非法采砂场,其中就有8个位于墨溪河鹤峰乡段。

  那是2016年春节前,她在奉节生活网论坛上看到这样一张照片:一名农妇背着一挑脐橙,涉水过河到对岸出售。当时正是一年中最冷的季节,浑浊的河水漫过了农妇腰部,农妇在河水中进退两难。发帖者这样写道:鹤峰乡墨溪河河道被采砂场挖深了,果农过河卖脐橙差点被冲走!

  照片里,农妇冻得发紫的嘴唇和满是恐惧的眼神给陈洪林留下了很深的印象,她心里不是滋味。

  2016年10月,陈洪林从康乐镇调至鹤峰乡任乡长。上任第一天,她便去了墨溪河边。

  “满目疮痍!”陈洪林这样向重庆日报记者描述当时看到的情景:3公里河道范围内,密密麻麻地排列着大小8个采砂场,平均三四百米就有一个。采砂者从河道中挖出碎石后,就在河里用碎石机打磨、清洗。当地老百姓对非法采砂深恶痛绝,村民告诉她,由于常年采挖,常年洗砂,墨溪河水一年四季都浑浊不堪,空气中粉尘弥漫,靠河居住的村民常年不敢开门窗。常年采砂还破坏了原本平坦的河道,河道中暗藏“鸿沟”,曾经有村民过河时一脚踩空,被水冲走。

  通过打听,陈洪林还找到了照片中的农妇——鹤峰乡观斗村四组贫困户黄贵英。黄贵英告诉她,自家种了十多亩脐橙,原指望着通过脐橙脱贫增收。没想到这些年河道被采砂场挖宽了,靠河的四五亩脐橙也因河水上涨被冲走,被挖深的河道还“拦”住了往年涉河收脐橙的水果贩子,果农们不得不冒险涉水过河自己想办法卖脐橙。

  从黄贵英家回来后,陈洪林沉思了一整晚,最后下定了决心:不管有多难,也要改变墨溪河满目疮痍的现状!

  陈洪林挨个调查了8家采砂场的情况,发现其中仅有4家能提供采砂许可证和石料加工证,但均已过期。也就是说,8家采砂场都是非法采砂场。

  为什么不查处?重庆日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能够在此多年经营非法采砂场的人,都被当地村民称为“砂霸”,其背后的利益关系盘根错节。

  “不是不想管,而是管不了。”有执法人员告诉重庆日报记者,“前脚出门(查处),后脚就有人透风。等我们到了现场,机器关了,人跑了,除了一河浑水外什么都查不到。

  别人都办不到的事,自己一个初来乍到的女干部,该怎么管?陈洪林决定“各个击破”。她和乡干部一起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摸排情况,“先摸清每个企业的藤藤瓜瓜,才晓得从哪儿入手!”

  摸排情况这几个月里,乡里的宣传车每天都开到场镇用大喇叭宣传。宣传内容就三点:第一,全乡都是砂石禁采区;第二,现有的采砂场全都要取缔;第三,群众举报非法采砂,重奖5000—10000元。

  2017年初,我市全面推行河长制,陈洪林也成为鹤峰乡乡级河长。结合河长制的实施,奉节县严厉打击河道非法采砂行为,陈洪林关闭非法采砂场的底气更足了。

  在几个月时间里,陈洪林摸清了8家采砂场的具体情况。每家采砂场的老板是谁,有哪些人入股,有没有手续,有哪些手续,砂石是怎么运出去的,销往哪些地方,对周边环境和老百姓生活的影响……都摸得一清二楚。随后,鹤峰乡向这8家采砂场下发了《关于责令停止非法采(洗)砂行为、限期拆除非法采(洗)砂设备的通知》,责令其限期拆除非法建设的砂场,恢复河道原状。

  要“掐”断别人的财路并不容易。一家非法采砂场一年收入少则百万元,多则千万元,拆除大型机械也要损失上百万元。一开始,有人阳奉阴违,白天象征性地拆几根皮带,晚上便重新装好重新采砂。陈洪林便带着乡干部,不分白天黑夜地守在工地,亲眼看着采砂场大型机械拆除、运走,再第一时间叫来人进行场平,在恢复河岸原貌、保障河道行洪安全的同时,彻底断绝非法采砂场的后路。

  还有人利用盘根错节的关系网向她打招呼,她这样回复对方:“合法的事你找我(帮忙),能帮我就一定帮!如果是非法的事情,你最好不要开口,免得伤了和气!”

  川牛采石场是当地最大的一家采石场,占地约8亩,年产值1200万元。2017年3月,陈洪林带着工作人员上门要求其拆除设备。这时,来了6辆小车,车上下来20多个年轻男子,叫嚣着“不还钱,不准拆”,将她们团团围住。陈洪林在事先的摸排中,知道采石场老板通过民间借贷借了不少钱购买设备,这些人应该与民间借贷有关。她并没有慌张,而是第一时间通知了当地派出所。

  见她不怕,领头那人阴恻恻地走过来,撂下一句狠话:“陈乡长,你这么拼命,以后我们哪儿看到哪儿发财(当地俗语,有威胁之意)!”陈洪林直视对方的眼睛:“你有招只管使出来,自古邪不压正,我就要和你斗到底!”一番正义凛然的话语竟然逼得对方后退了两步。

  在陈洪林和同事们的共同努力下,鹤峰乡8家采砂场在短短几个月内全部关闭,其机具设备、建(构)筑物全部拆除。见复产无望,一部分采砂场主开始流转土地,发展脐橙,也有人通过招投标来取得合法的采砂资质。常年因采石洗砂而浑浊的墨溪河水又变得清澈了。

  近日,重庆日报记者在墨溪河岸采访时,看见黄贵英正为脐橙疏果、剪枝,深绿的果树叶片间,脐橙已长到了鹌鹑蛋大小。黄贵英告诉重庆日报记者,拆了采砂场后,河道平整了许多,再过几年说不定就能恢复原样了,果农们就再也不用大冬天涉水过河卖脐橙了。

 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,在互联网上使用、发布、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。未经本网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华龙网”或“来源:华龙网-重庆XX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  ②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华龙网”的作品,系由本网自行采编,版权属华龙网。未经本网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华龙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  华龙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(最佳浏览环境:分辨率1024*768以上,浏览器版本IE8以上)

  地址:重庆市渝北区金开大道西段106号10栋移动新媒体产业大厦 邮编:401121 广告招商 传真